辛亥首义 如来福地 四川荣县欢迎您!
时政要闻 荣县快讯 视频荣县 荣州民情 乡镇连线 旅游景点  
教科文卫 专题聚焦 图看荣县 双溪副刊 特色产品 领导信息  
这一家人

2019-05-24 14:52:39   来源:荣县全媒体新闻中心   

这一家人
□ 古佳乡小学六(1)班 龚思梦
 
  亲情,没者杂质,没有距离,更没有虚伪,仅仅是相同血脉间彼此默默地相互关怀。
  多变的我:记得是在一次家庭聚餐中,大人们正津津乐道时,我觉得枯然无味,突发奇想——如果出现一声怪叫会如何呢?于是我就在下面学了两声猫叫。妈妈听到了,厉声问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捣乱。”吃饭过后,我老老实实,一五一十地向妈妈承认了错误,妈妈把我狠狠地训了一顿,使我认识到了在大人聚会上捣乱的后果。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犯过错误,可调皮的本性任没有改正。
  随性妈妈:有一次,放学后,我和伙伴在院里打羽毛球。妈妈回来问我:“你作业做完了吗?”我随口说:“做完啦!”“给我看看。”妈妈走到我身边把我拉进房里。面对未写的作业,我低着头,一只手不自觉地卷着自己的衣角。妈妈叫我写完作业,才准吃饭。偏偏那天的作业多。吃饭的时候到了,我闻着菜香,不禁流口水,可妈妈没有叫我吃,做完作业,很晚才吃了饭。
  一天下午, 我又与伙伴打羽毛球。这时,妈妈从外面进来,球打到了妈妈的脚下,妈妈捡起球拿给了我。我问妈妈为什么可以打,妈妈回答:“只要功课做好了,打打球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从此,我学习更自觉了。
  伟大爸爸:有一次,爸爸骑着摩托车带我去医院看病。路上,天突然刮起了大风。我穿的很单薄,怎么能经起这么大的狂风呢?或许是爸爸也感觉到冷了,他停下车,并关切地问我:“冷吗?”我说:“不冷,一点也不冷。”“要是冷就吭声,我把外套脱下给你穿。”我知道,爸爸比我穿得还少,在这种时候,我怎么能问他要衣服穿呢?于是,我就继续忍受着寒冷。过了一会,我坚持不住了,打了个喷嚏。爸爸听见了,停下车,略带责备地对我说:“冷也不吭声,你看,都着凉了。”说着,就把自己外套脱下来给我披上。
  我说:“爸爸,我真不冷。”爸爸说:“没关系,我身体好。”我知道,老爸这样说是为了不让我伤心。一件单薄的衣服,包含着多少父爱呀!
  这就是我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