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首义 如来福地 四川荣县欢迎您!
时政要闻 荣县快讯 视频荣县 荣州民情 乡镇连线 旅游景点  
教科文卫 专题聚焦 图看荣县 双溪副刊 特色产品 领导信息  
七月的阳光

2017-10-16 09:08:37   来源:荣县全媒体新闻中心   

七月的阳光
□ 旭东中学 徐 智
 
  天麻麻亮,一层纱巾样的薄雾把杉树村笼罩在晨曦里,自杉树村土公路下来的整个胡家湾里,翠绿的秧苗一块田接一块田、层层叠叠、郁郁葱葱,预示着今年的水稻将要丰收,田边一排排高大的桑树枝叶葳蕤、迎风摇曳。
  我站在半山腰的家门口打望了几眼对面的山谷。生产队保管室前面的一片先人墓地在薄雾里像一个个土丘,若隐若现,想到即将开始的中考立即就坐下来复习政治科目里的时事部分。穿件袖口破了个洞的白衬衣的母亲起床还没来得及洗漱就已经在厨房那边做早餐了——煮红苕稀饭。饭后她要亲自送我去区上找熟人投宿,明天就是中考了,如果考上中专,用我们班主任王老师的话说就“可以吃国家粮,穿皮鞋了。”三年了,我在乡中学的成绩一直遥遥领先,贫穷而漂亮的母亲和瘦高的王老师对我抱有很有大的信心。他们最大的希望是我能考上中专,为全乡争光。教物理的吴老师有一次坏坏地对我说:“考上了,就破了全乡无人上中专的白板,将来就有机会可以讨个城里的婆娘了,就不用穿草鞋了!”那时全乡穿皮鞋的就只有乡党委书记和供销社主任,其他的人脚上穿的最好的就是胶鞋,很多老师家在农村,一年四季穿的都是自己老婆做的布鞋。
  这是1984年的7月10日,闷热的川南乡间杉树村。
  从杉树村出发,走了两、三个小时,终于到了区政府所在地乐德镇。走了半天,口渴得快起泡了。前面却没有了母亲熟悉的身影,人一下子陷入绝望,忙把鞋套上往人群中冲,心里不断的叫着“妈妈,妈妈”。
  转个街角,母亲突然从人群里挤过来,变魔法似的从一双布满老茧的手中伸过来一瓶当时最时髦最让人羡慕的饮料:汽水。我抓起瓶子,脖子一仰眼睛一眯,咕噜咕噜就灌下去了一大半,睁眼一看,母亲正甜甜的望着我傻笑呢,白发梢上滴着一粒汗,忙把瓶子递给她,母亲却坚决不要,我把瓶子强压在她嘴边才抿了一口又送回我手中。
  我们母子穿过了整个镇子,才满头大汗地在镇尾一个水塘边的木房子前找到了母亲的朋友龚叔的家。
  下午,母亲陪我去看了考场,又回到龚叔家复习。他家里来了一个侄女昭,胖胖的脸盘子上一双大大的眼眸,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也是要参加中考。晚饭后龚叔安排我和昭一起在餐桌上复习,餐桌上方是一个大白炽灯。天还是很酷热,那时许多人家里都没有电风扇,母亲洗过澡后过来帮我打蒲扇。我的心里却砰砰直跳——我长那么大从来没有和女孩子靠得那么近,我闻得到她身上莫名的香,一阵悸动。复习到9点左右,天已经黝黑了,母亲说出去一下,要我们好好复习。女孩悄悄放下书本问我是哪个学校的,家住哪里并在本子上留下了我的通信地址,我大大方方的告诉了她,并自信的说我是文昌乡应届生第一名,可能考上中专。屋外是漆黑的农村,青蛙们在水塘里热情洋溢的搞音乐派对,再远一点的地方就是镇上昏暗的街灯。不一会儿,母亲回来了,手里拿着两块包着纸的冰棍,我们一人一块,真爽!复习到十点,该各自去睡了,母亲是和她一床;安排我住东屋,一个人一个凉板床,可是直到天亮我翻来覆去的也没睡着。
  那年中考,英语以50分计入总成绩,乡中学没有开设英语课我们总分就白白丢了50分,我的中考成绩离中专线还差15分,离重点高中也是十多分,只得去读了普高,而龚叔的侄女离普高线却差了一百多分。
  虽然名落孙山,但我后来在高中经常收到昭满含鼓励的信……那些如山信件成了我黑暗心灵里的一缕阳光,伴我考上大学打开人生的另一扇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