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首义 如来福地 四川荣县欢迎您!
时政要闻 荣县快讯 视频荣县 荣州民情 乡镇连线 旅游景点  
教科文卫 专题聚焦 图看荣县 双溪副刊 特色产品 领导信息  
故乡的老牛

2017-08-25 17:30:40   来源:荣县全媒体新闻中心   

故乡的老牛
□ 杨 泉
 
  夏天的尾巴,依旧暑热难耐。傍晚,天色刚暗,在城市的边缘,寻一处僻静之地,凉风不觉间吹来,热浪稍解。抬头仰望天空,夜色映着不远处城市的灯火,几颗小星星挂在天边,细数日子,七夕就快来了。
  七夕,一个充满浪漫色彩的节日,“牛郎织女”的传说携带着浓浓的中国传统农耕文化的基因,千百年来,在民间流传甚广。虽然有很多细节已经逐渐被人们淡忘甚至混淆,但是“鹊桥相会”的情节却被热恋中的情侣格外看中。相对于“鹊桥相会”,我对与牛郎形影不离的“老牛”更感兴趣,它让我想起了故乡的老牛。
  社会发展日新月异,城市化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新一代人很难理解“老牛”的形象,在许多人心中,“老牛”仿佛是陈年古董,远没有浪漫的“喜鹊”来的美好。小时候,故乡的农耕必不可少的就是老牛。那时的我,还没有故乡的概念,也没有离家的苦楚,站在学校楼顶,视野开阔。插秧了,雨知时节地下了起来,淅淅沥沥的细雨连着天空和大地,透过朦朦胧胧的雨幕,偶见水田间,有老农头戴斗笠,肩披蓑衣,一头灰黑色的老牛冒着细雨在田间劳作着。这是我对故乡的老牛最初的印象。
  那时人们家家户户都养有一头牛,故乡的老牛是勤劳的代名词,每到农忙时节,总会在田间地头看见老牛与主人默默劳作的身影。夏天,走在田野里,越过清清的水和田田的荷叶,便看见家的轮廓。房前有小河,屋后有青山,绿油油的稻田边有蜀地少有的芭蕉,这美好的夏日景象给了人们一个充满想象的秋天。七夕来了,夏夜,铺一床凉席,躺在老屋的院子里,仰头便看见一条明晃晃的银河挂在夜空中,星星格外的繁密、格外的明亮。小孩子毫无睡意,津津有味地听着大人们讲“牛郎织女”的传说,一不小心,回头发现牛棚里的老牛正沉默而悠闲地吃着主人给它准备的充满泥土芬芳的青草。好奇的脑袋中充满了疑问,老牛真的有传说中的神奇吗?后来我才明白,神奇的老牛仅仅存在于传说中,故乡的老牛能做的就是默默地耕耘,带给人们一季又一季的丰收和富足。
  犹记得故乡老屋,用青石板铺设而成的院子前,种了一畦花草,为读老舍《养花》后四处移植,无名贵,然品种各异。养花不易,尤其见一株株花儿被老牛所吃,更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情。不过老牛很快便获得了我的原谅,在某个暑假的清晨,我又会牵着老牛,或与同龄打架,或三五成伙,窃人田中瓜果,以弹弓击人玻璃。初学古诗,念诵杜甫“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做伴好还乡”。人生头一次遭遇青春,不懂诗中流离与国难,只觉青春就是牵着老牛喝酒唱歌,找个姑娘回故乡。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外地求学、工作,我时常会想起故乡的老牛。老牛,你是否还能在秋夜听得见雨滴芭蕉声?你是否还能喝上翠色竹林下那口古井的水?老牛早已不在了,正如那淹没在日益现代化中的故乡。故乡离我越来越远,老牛也渐渐成为一个模糊地关于故乡的符号。
  七夕又到了,西街的繁华,裹不住旭水的锦绣,车如流水马如龙,身边的人消失了又来,来了又去。每一次朋友聚会,我都会侃侃而谈故乡的老牛,我如风筝,老牛如线,我与故乡通过老牛达成了妥帖的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