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首义 如来福地 四川荣县欢迎您!
时政要闻 荣县快讯 视频荣县 荣州民情 乡镇连线 旅游景点  
教科文卫 专题聚焦 图看荣县 双溪副刊 特色产品 领导信息  
给母亲上坟

2017-08-18 17:40:41   来源:荣县全媒体新闻中心   

给母亲上坟
□ 陈秀容
 
  一晃又是一年的清明了,该去给母亲上坟了。
  一大早起来,买上纸钱、蜡烛、香、坟飘和糖果以及“刀头”等供品,并且带上酒,就跟在哥哥姐姐后面,去往母亲的坟地。
  母亲已去世六年了,还记得母亲躺在病床上说,她的胸口像火在烧一样难受,又像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母亲说,这回很厉害,是要去医院看一看是怎么回事了。为了不让母亲产生心里包袱,我们并没有告诉母亲实情。没料,第二日凌晨嫂子就打来电话,说母亲去了。母亲临走前,一定充满了不甘和对我们的怨恨,但母亲哪里知道,半年前,因为她心脏动脉上的肿瘤,医生就给她下达了判决书。
  母亲非常勤劳。早在母亲去世的半年前,医生就告诫她,回去好好休养,千万不要劳累。母亲不听,她舍不得满山遍野的茶叶和房前屋后的竹笋,那可都是看得见的钞票啊!起早摸黑摘茶叶的劲头,一点不逊当年。每到赶集的前一天下午,母亲就忙得不可开交。第二日,从天不见亮开始,那条长满杂草的山路,被母亲发软的双腿,一遍一遍的地丈量,直到下午三四点钟,商贩离去,母亲这天的卖竹笋任务终算完成。到后来,五六里山路,要被母亲走上近两个小时,但母亲赶集,依然卖茶叶。
  母亲非常节俭。为了养育我们几兄妹,一小罐猪油能够细水长流地吃上一年自是不必说;为了供我读高中,母亲几个月不知肉味自是不必说;为了给哥哥讨媳妇,从牙缝里挤出钱来也自是不必说……应该安度晚年的母亲,那节俭劲儿甚至更胜当年。一次母亲来我家,顺便带了一担竹丫枝扫帚来,决意带到县城去卖。临走,我塞给母亲五十元路费,但母亲并没有搭车,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那次母亲走得够呛,她连三元钱车费也舍不得花。要知道这个时候,母亲养儿育女的重担早已卸下了!我的邻居要买棕,母亲背了一大背篓,只差一块钱的路费就到县城了,母亲却下了车。母亲说,到县城,又要赶车到我家,多不划算,不如操近路省事,接过沉沉的背篓,想到负着六七十斤的重物行七八里路,仅仅为了省四元钱的路费,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母亲。
  为了把我们几兄妹拉扯大,母亲一直过得艰苦朴素。每次从学校回到家,见母亲都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只有赶集和走亲戚时,才见不到母亲身上的补丁。给母亲买的衣服,他从来都舍不得穿,直到母亲去了以后,从她的木箱里,我们还翻出了好几件,她从未穿过的衣服。
  不知不觉就到了母亲的坟地,坟头上的草,荒芜地杂乱着,坟台前往年祭拜的香烛未燃尽的竹棍还立着。我拔开坟台边的草,将坟飘插到坟头上,在风的吹拂下,坟飘哗啦作响,就如同当年母亲对我们的唠叨,要多穿衣服别感冒,要早点回家别让家人担心,在外遇到坏人要保护好自己……哥哥摸出打火机,“叭嚓”一声,火舌从机口蹿了出来,倒立着的蜡烛,在火苗外焰的炙烤下,“叭哒”“叭哒”地滴着蜡。就如母亲生前对我们的谆谆教诲,每一句都掷地有声。姐姐小心翼翼的摆上糖和苹果以及切成方块的熟肉等供品,并且为母亲斟上满满的一杯酒。我们一张一张地往火堆上添着冥币,火苗嗤嗤地燃着,仿似看到我们能够吃饱穿暖时母亲脸上绽放的笑靥。末了,我们跪拜作揖,希望母亲保佑我们平安,希望在天国的母亲一切安好。在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结束了我们的上坟仪式。
  回头望望,那随风飘扬的坟飘,在清明时节给母亲上坟,那只能是我们对母亲的唯一缅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