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首义 如来福地 四川荣县欢迎您!
时政要闻 荣县快讯 视频荣县 荣州民情 乡镇连线 旅游景点  
教科文卫 专题聚焦 图看荣县 双溪副刊 特色产品 领导信息  
远山的背影

2017-08-11 19:49:14   来源:荣县全媒体新闻中心   

远山的背影
□ 邹光耀
 
  暑假,我只身钻进山沟,买到一段木料,再步行到30公里开外的市场卖掉,每次赚取一两块钱,积攒来期的学费。
  那时的木材紧张,加之执法部门时有突击行动。木材交易市场就在远离场镇的乡下流动着,趁着凌晨几个小时交易,散市不到天亮。也有几次,被执法人员逮了个正着,十几个人的木料被没收。有的哭,有的骂,血本无归。 
  酷暑的一天,我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为了买到称心的木料,我已经行走了20多公里,一家一户地寻找着卖主。一身汗水一身泥,不停地行走。
  太阳当顶的时候,我悄然翻过了晒河丘,走进宜宾县黎明乡的鱼坝场乡村,这里森林密布,芭蕉滴翠,白鹭斜飞,蝉声起伏,农房稀落。我朝山腰几间瓦房走去,准备向主人讨口水喝,瓦房里走出个三十来岁,身高不到1.5米的男人,他的左脚有些跛,一脸的惊诧。
  我站在屋檐下,他的灶台就在屋檐下,房间里一张床,一个饭桌,一览无余。他用木瓢在水缸里舀了半瓢水递给我,我脖子一仰咕噜噜几口喝干。男人问,这大热天到山里来干啥?我把倒卖木料筹学费一说,跛脚男人言语就多了起来。他让我进屋落座,端出南瓜稀饭和咸菜叫我将就吃。
  他是一个单身男人,床头上,屋角边都摆着一些书,我随手拿起书看看,《小说选刊》、《青年作家》、《作品与争鸣》。封面上写着玉祥二字,我就问玉祥是谁?他笑而不答。一个深山的跛脚男人爱好文学,让我有些吃惊。他说,年过三十而无立,早已和父母分家单过,一间瓦房充满了远大理想,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在煤油灯下看书写作,充实而兴奋。每次去赶场都盼着编辑的回信,在一张张退稿签上,载伏着他的艰辛、失望、困顿、执着。
  他把我当成有文化的人,他拿出一叠毛蓝线缝合的稿纸,方格里端端正正的写满了文字,《浓茶味》、《斩断魔鬼的爱》等短篇小说差点就被采用,编辑表扬他文字直透出浓郁的泥土芳香,由于版面有限退稿,致歉!他期盼着处女作的发表。
  我的语文功课很差劲,听他说道,我云里雾里,他叫我趁早立志,爱好文学,拼出一条走出农村的血路。
  不知不觉谈了两个小时,我担心空手而归,急着告辞。哪知他带着我去屋背后走了一圈,指着一根有大碗口粗的干松木说,随便给点钱就行,我执意要给他20元,他只收了11元,相当于半卖半送。临走,他找了个帆布包,装了几本书送给我,叫我立秋后还他。
  掮着一丈二尺长的松木,我疾步向市场走去,凌晨三点我终于到达交易市场,很快以23元的价格成交,我赚了12元,比前五次赚的总额还多了两倍,一期的学费解决了,打心底感激玉祥。
  立秋以后,天气渐凉,家里农忙已过,临近开校。
  天刚擦亮,我背着帆布包向远山的玉祥家奔去,到达他家已是早上九点多,玉祥正在山下井里挑水,他一跛一跛,吃力地爬坡,水桶里的水浪出不少,他满头大汗,喘着粗气,我急忙赶去帮他挑水,哪知扁担落到我肩上,水桶却在腰间晃动。
  我的到来他很高兴,他取一小块黢黑的腊肉泡在水桶里,再拿出一把粉条说,中午去挖花生,地离家很远,我不回家吃饭,你自己做饭,粉条煮汤,没问题吧?在家看看书,我回来一起吃晚饭,说着他背上背篼提着锄头,一跛一跛消失在山腰。
  开校后,我给他去了几封信,感谢他善意资助,感谢他对我的鼓励,让我看见了生活强者的背影。
  毕业以后,我与玉祥偶有联系,待我走上社会忙于奔波,就不知玉祥的去向了,他是否还在坚持文学创作,不得而知。
  31年了,他一跛一跛的瘦小背影,常常撞到我记忆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