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首义 如来福地 四川荣县欢迎您!
时政要闻 荣县快讯 视频荣县 荣州民情 乡镇连线 旅游景点  
教科文卫 专题聚焦 图看荣县 双溪副刊 特色产品 领导信息  
神奇的“大佛文化”

2011-07-19 15:04:37   来源:荣县全媒体新闻中心   

  文化本身源于自然,其步履也应落脚于“人文山水”之中。人们常常被眼前的自然魅力所吸引,却往往忽略自然背后长期熏染上的文化色彩。学会感悟“文化”,因为“文化”本身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题记  “路敛春泥,山开翠雾,行乐年年依旧。天公妙手,放轻绿萱牙,淡黄杨柳。”此乃爱国诗人陆游登荣县大佛“啸台”后作。诗人以他高超的艺术手法,为我们描绘出了几百年前荣州山水的秀丽图景。大凡一个真实的文明人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在心理上品味和感受大自然的春温秋肃,没有这些感觉,我们的生活就会失去弹性,很容易风干和脆折。不同的年龄对自然有着不同的感悟,但长时间蛰居于尘嚣之后,任何一颗健全的灵魂都会愈加变得苍老和窘迫。
  然而我们很幸运,荣县大佛鬼斧神工的精雕细刻,巧夺天工的非凡技艺多少能给我们带来一点冥思后的会心,也许这就叫“天公妙手”,这就是“人文文化”吧!
  任何一种封存久远的文化即使是静静地默默无言,只要同我们自身健全的生命相对视,其文化内涵同样能奔泻而出,吞吐千年。荣县大佛正是这样,神秘得像寓言,抽像得像梦境,因为它原本也归属于一种文化——唐代荣州人民创造的“大佛文化”。
  荣县大佛古刹梵宫存珍,文化积淀厚重,游赏那一幅幅楹联,一块块碑刻,一处处崖雕,仔细玩味前辈先哲为我们留下的一些文字,在工作学习之余也能平添几缕愉悦。每当站在“放翁亭”,“松香亭”里抚摸上面一个个笔力苍劲且富有深重文化色彩的文字时,我总是在想:这里一定是前辈先哲们站立过的地方!于是无端地感动,无端地喟叹,用和前辈差不多的黑眼珠去观赏几千年来发生巨大变化的荣州城,耳畔风声、鸟声依旧,人文、历史、生命在这里得到了最和谐的统一。试想,书店里那些像砖头一样的“文化典籍”,报刊上那些华而无实的“文化拾贝”,同古艺术家和劳动人民匠心独运的艺术瑰宝“大佛文化”相比,简直是沧海一粟。借助前人的智慧,终于使我明白:中国文化的真实步履,绝对不在纸上、书上、图片上,而在这莽莽苍苍,山重水复的大地上。
  荣县大佛的历史是悠久和苍老的,但人民政府修葺后的“大佛寺”却有一种苍老后的年轻,容光焕发,神韵飘然,气势伟岸,欲耸九天。弹去历代王朝留下的烟尘,历史变得清晰:唐代凿刻佛像,并修寺庙保护,有诗曰:“佛憩一座山,山憩一尊佛。”北宋元丰元佑年间,僧人淳德化缘集资——“宋时寺门,抵今溪岸”。清嘉庆年间为佛像饰彩贴金,自此荣县大佛成为闻名遐迩的川南名刹。
  大佛的留存,是古文明和现代文明的象征,辉映着古今荣州人的自信和智慧。然而只有在经历现代的喧嚣后,荣县大佛的宁静才有力度;只有在现代人的沉思中,大佛才能上升为一种文化;也只有在“大佛文化”古色古香的熏陶下,我们的灵魂才不至于过早苍老和窘迫。
  大佛需要瞻仰,文化却需要感悟。

                                 —刘 彤